文莱淡布隆国家森林公园之旅
来源:    2006-12-09
[字体: ]      打印本页

  文莱全国由四个行政区组成,由于历史的原因,它的国土被马来西亚沙捞越的林梦隔开,一分为二。其中文莱-摩拉区、都东区和马来奕区位于文莱西部,这三块区域相互接壤,连成一片;淡布隆区位于文莱东部,不与其他三区接壤。

  比起首都斯里巴加湾的繁华、马来奕区“石油城”诗里亚的殷实,淡布隆区就显得有些平实和简单,因为它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城市和气派。然而上天总是公平的,他将喧哗和财富归于其它三个区,却将安祥与美丽赐给了淡布隆。若想全面了解文莱,就不仅要参观它的清真寺、博物馆、炼油厂这些文明和工业的产物,还应该到淡布隆去看看,因为这里有文莱全国最大的天然森林公园——文莱国家森林公园。

  文莱的国土有3/4被森林覆盖,淡布隆区就是全国原始森林的集中地区,它总面积为1304平方公里,区内山峦起伏,绿荫层叠。文莱国家森林公园占地面积为48875公顷,位于淡布隆区巴都阿波附近的森林保护区内,整个森林保护区面积有500平方公里之大,这样算来,公园只是其中微小的一部分。

  淡布隆区的常住人口约有9000,其中有依然保持着许多马来传统的土著民族,民风淳朴自然。这里没有什么繁华的街市,就连民居也大多散落在丛林当中。这种表面的宁静与平淡,是外人容易忽略淡布隆的最大理由。因为在这样一个注重灯影浮华的时代,是少有人会搭着小船、花费几个小时去领略大自然的万种风情的。

  我国唐代大诗人李白有诗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赞叹的就是“天然”二字。在隔了一千多年和一万多里的时空后,文莱人将天然和旅游和谐地结合在了一起。文莱政府倡导生态旅游,为了保持原始森林的风貌,公园内几乎看不到人工斧凿的影迹,森林公园内只有爬山石阶和简易的救生、休憩、交通场所。文莱政府同时严禁人们在保护区内生明火,游客若要在森林公园就餐,得由旅行社自带饭菜,并在特定的休憩场所温热;为了保持森林公园内的清洁,导游会不时提醒游客不要 乱扔 废弃物。最难能可贵的是,在游客日渐增多的趋势下,文莱政府并不以此为利,而是严格限制游客总数,并规定只有几家得到政府特许 的旅行社才能组织淡布隆一日游。这样做的苦心,不过是想让人们在天然山水之中忘却尘世,回归自然,融于自然。所以说,只有来过淡布隆、去过国家森林公园的人,才能体会出“风景长在深山中,可惜未见有缘人”的道理,也才会在挥手道别时领悟到淡布隆的风韵就在于它成于天然,示于天然,美在天然,也贵在天然。

  十月的一个清晨,天有微雨。我们在文莱斯里巴加湾市水村旁的小码头坐上了去淡布隆的快艇。船很快就出了市区,窗外早已不见了房屋建筑,只有两岸的绿色不断倏忽而过。文莱河的上游晚间或许发了大水,再加上是逆流而上,河涧与河底石缝中迸发出来的激浪不时撞击船底,这不时的颠簸却让窗外的风景更具动感。两岸绿树绵延不绝,它们静静地隔水相望,似乎亘古以来就未变过一枝一叶。而突然窜出来的几只小猴子或在某个小水滨边踱步的白鹤,为这略微单调的绿色增加了活力。

  船长技术很娴熟,船在曲折蜿蜒的文莱河中绕来拐去,他的方向盘打得稳稳当当。但是走了大约一半行程的时候,船突然停了下来,司机还将头探出窗外,不明就里的人们都随着他将视线转向船的左侧,原来有只小渔船捕起了一条几乎和船身等大的鳄鱼!鳄鱼在拼命挣脱,小船随之剧烈地晃动,两名渔夫,一人用力拉住网线,另一人在鳄鱼呼吸的间隙小心翼翼地用胶带缠住它的大嘴,很快就将鳄鱼制伏了,大家也都松了口气,渔夫还朝我们这边挥手致意了。看来,这个清晨他们的收获很不错。

  于是船继续前行,人们都兴奋地谈论着,向船长表示感谢。这样不知不觉中,一小时水路很快也就结束了,我们到达了淡布隆区的首府邦加镇。

  下船后,匆匆暼了一眼市容,一位皮肤黝黑、清瘦、精干的老司机来接我们。他的车同样开得又快又稳,越走路上人越少,感觉我们此行的目标在渐渐接近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又到了一个小渡口。渡口旁是一座简单的小木楼,竖着一块大木牌:淡布隆国家森林公园(Temburong National Park)。随行的导游说今天的森林之旅就要从这里开始了,我们的精神也为之一振。他还告诉我,面前这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名为卡朗安河。我告诉他路上的奇遇,他非常有把握地说:小河里不会有鳄鱼的,只有大河才会有。看着他如此和善、老实的样子,大家格外轻松和开心。

  我们穿上了橙色的救身衣,坐上了像独木舟一样的小铁皮船,在卡朗安河水中逆流而上了。在河中也才发现渡口附近还有一些小木楼,导游说这都是原住民的房子。我们还看到有一家大小几口都泡在水里嬉戏,包括一个被举在父亲头顶的可爱的婴儿。看到我们这些游人,他们都边笑边招手喊道“Hello,Welcome!”新的行程就在这样陌生而温馨的场景中开始了。

  坐在船上。掬一捧水在手中,感觉格外清凉透心,水底的石子也似乎触手可及。船越往前行景色越幽僻,起先还能看见岸边几处零星的长屋,但据说早已人去楼空了,目前只是作为传统形象而保留下来的。

  船底激浪,两岸如画。那些靠水的枝条肆意地缠绵漂动,时时碰到我们的头顶。眼前除了蓝天,所有的只有这些深浅不一,浓烈而又苍郁的绿色。我们谁都不说话,只顾张望和拍照,深怕漏掉哪一处景致。在这里,我们完全是被大自然慑服了的臣民,就是不时溅到身上的浪花,也是大自然给我们无声的赠礼。穿行在这幽深的画廊当中,也不知我们是在观景,还是做了其中的点缀。

  一小时一晃而过,我们到了漂流的终点——一片空落的长屋,这是文莱旅游局设置的游客接待处,登记了姓名、国籍、逗留期限后,我们就可以爬森林公园的最高峰了。

  气喘嘘嘘、走走停停地爬完了1026级台阶,定下神来,稍事休息,便鼓足勇气,攀登更为刺激的500多级钢制悬架,拾级而上到达顶点,顿时豁然开朗,可以一览胜境了:如梦如诗的热带雨林漫山遍野,极目远眺,层峦叠起,云蒸霞蔚,美不胜收,使人感悟大自然的造物神功。来此之前,我们就听文莱人说,到了文莱国家森林公园要是不登上这座山峰就像到中国没有登上长城烽火台一样。领略了如此景致后,才能体会此言非虚。

  不过,此行唯一遗憾是,一路上看到如此多的绿色植物,我们却识不得几样,只是从相关材料上得知文莱国家森林公园内有菩提树等世界名贵树种,还有多种珍稀动物:计有180多种树木、35种蛙类、180多种蝴蝶、200多种鸟类及在一棵树上可同时栖息的400多种不同类型的甲虫。而且还有一个名贝拉隆野外研究中心的国际科研基地,一直在深入研究热带雨林的物种,我们希望这笔巨大的科研财富能被文莱人更好的利用。

  这里得天独厚的热带雨林生态系统不仅吸引了一些国际组织的研究,据悉,经文来政府特许,新加坡还在淡布隆自然保护区内设有一个热带雨林生存和作战训练营地,训练周期为7天。这期间,特种兵首先必须熟知和辨别各种物种,并要就地取材解决吃喝问题,这就要求他们得快速弄清哪些植物可以充饥止渴,哪些是有毒不能食用的。其次,他们还得在丛林中完成一系列的训练项目,走完规定的路线,最终到达指定地点后才算是完成训练。因此,淡布隆森林公园也是探险和磨练意志的理想地。

  我们穿上救生衣,开始了刺激的回程——乘橡皮筏漂流。坐在皮筏上顺流而下,在浪花四溅中体会一番真正的随波逐流的感觉。

  回到小木屋稍作休息,店主拿出一本留言簿让我们签名。翻开看来,前面留下了许多国外游客的感想,有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人,其中当然也有中国汉字。不过,要写下我们的感受时,又苦于没有的合适词句。明明眼里、心里都装满了淡布隆的绿与美,却不知道该怎样确切的表达。我突然记起一句话:

  天地无垠,生命有限。有的地方一生只能到临一次,有的人今生不会再见。

  或许这句话用在此时、此刻也很恰当。因此,我在本子上只写下了我的名字,将这样只能到临一次的地方和几张善良可亲的面孔牢记心中,才是对这种无缘再见的生命的最好珍藏。愿这里绿荫长在,永远可爱如斯。

推荐给朋友 确定